跳到主要內容

最棒的親子課程,卻是最難的親子課程


很久沒有寫文章了, 2021 開始動動筆, BUGU HOUSE 小書坊,經營也大概進入三年多的時間,從默默無聞,到稍稍有些小名聲,雖然感覺開心,但背後的推手是我老婆 Amy ,一位被法務耽誤的幼兒教育家

這幾年來說,受益最大的應該就是自己的大兒子 - 77

現在正進入四歲豬狗嫌狀態中,跟著經歷許多課程,也跑過許多地方,短距離的從桃園到中壢,桃園到台北,甚至從桃園跑到台中體驗各種不同老師的課程,瞭解各種教學方式。




透過 BUGU HOUSE 小書坊 的成立,我們也可以透過書坊的名義邀請到許多知名的講師進行授課,也藉由這個機會邀請許多老師進行育兒經驗分享,從中瞭解到『蒙特梭利』,『卅提爾』,『說故事的方式』,『聲音的魔法』,『發音特點』,『教具的使用』來瞭解到老師如何透過這些手法與小孩進行互動。

對於自己來說,稍稍微能夠用肉眼和參與過程的感受,比較出來老師經驗的差異,也因為自己有些台上經驗,也稍稍為能夠瞭解老師背後的經驗以及對於每次課程的準備。

親子的大餅

對於很多人來說,親子是塊很大的市場,但對於『親子共讀』,『親子課程』來說,是,也不是。


是!

的確少子化,大家對於孩子的教養明顯的提升了,也對於幼兒需要透過玩樂上課這件事情,而不是讓自己的小孩每天在家爬著牆壁,舔著地板,望向天花板,吃飯時對著平版。

大家更願意帶孩子出去走走,帶還不會說話的孩子,參與不同的課程,體驗不同的樂趣。

但是有個很大得問題,孩子的不確定性。

孩子對於陌生環境與陌生老師的反應,其實比大人還要強烈許多,對於每個週末才有一次上課機會的孩子來說,每次都是陌生的挑戰,對於適應力的極限比賽。

每每看到小孩在地上爬,頭並沒有對著老師,就被強制轉正的孩子,我都想跟那位家長說『他雖然看似沒有在聽,但實際上都在吸收』。

對,孩子的五感和記憶,比你想像中的強,大家會用『我自己覺得』『我認為上課應該 ...』的方式來對待孩子,但實際上,孩子更需要透過轉移自己注意力,來適應整個陌生的環境,來表達自己的恐懼與無奈,只有透過這些方式,才能開始逐步進入到課程中,況且每個孩子成長的速度不同,有的害怕顏料,有的對於觸覺敏感,有的害怕大聲 ... 每個孩子敏感的狀況不同,可能直到三四歲以上才會趨向穩定。

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的親子課程,其實都會建議兩三歲以後才開始上,但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六個月就可以開始體驗,而且效果卓越,如果可以的話,自己開間親子空間會更好(推坑)





也不是!

親子課程另外一個非常大得問題,『區域性!』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每個星期如此閒情逸致,走,我們每個星期去台北上課,這很難,就算有,也是少數,少數中的少數,各位知道少數代表什麼嗎?

代表『貴』

價格是固定的,分母變少,表示價格提升,那就永遠不會便宜。

因此好的親子課程就是這麼貴,他就是稀缺,真正好的老師,永遠不怕沒有人!需要得到好的教育條件,就是需要跑地點,孟母三遷不是沒有道理,為了孩子教育奔走天崖,雖然無法得知投資報酬率,但看看人家孩子兩三歲會游泳跑步樂高積木,你家還在傻呼呼流口水,此時就算不比較,心中也會對於自己的孩子多少有些愧疚。

但是愧疚又能如何,地屬偏遠就是如此,無法長期上課。

區域性就是如此而生,畢竟能付的起錢的區域也大多集中在都會區域,但就是貴,就是遠,對於偏遠地區且無法有交通能力的孩子,永遠只能跟你說『抱歉』

這教育的階級複製,就是如此的運行中,沒有中斷過,你只能看著上面那群人講屁話,孩子等你長大有機會讀到這篇文章,記得要更努力更努力更千百倍的,一旦機會的來臨,打爆那上面人的牙,讓他們無法再講大話!

必須跟這群孩子說,『也許能做,但還是無法做得太多,抱歉,我幫不了你們太多,抱歉!』

也因此從數據上他是一塊大餅,但如果切開區域性,菁英制之後,其實能夠真的參與親子課程的孩子,是少數中的少數。

以舉例來說,大部分的孩子能夠買到戰鬥陀螺(有一部份還只能買大陸版),但能夠接受專業戰鬥陀螺訓練課程的孩子,就是少數中的少數,而這就是現實。

最棒的親子教育

大家都期待有一位神奇的老師,可以有一個神奇的教學,瞬間讓孩子經過一堂課之後就變成知書達禮,會自動收樂高玩具的孩子,但偏偏這樣的教法永遠不存在。

沒有一套教法,沒有一套系統,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便是在教不知道怎麼帶孩子的家長,小孩如何投入到情境中,如何融入到環境中,老師就是在教你怎麼帶孩子。

課程的結束,才是課程的開始。

課程之後,更需要家長長期的支持,家裡自己帶,父母自己拿起一本書,緩緩的念個十分鐘給自己的孩子,每天,專心的陪伴自己的孩子,放下手機,關掉螢幕,好好的,細細的念幾本書給孩子,帶著孩子折個紙飛機,帶著孩子畫個三角飯團,雖然醜,雖然斗,有太多可以吐嘈的樣子,但那就是這年紀應該有的樣子,那就是自己孩子的樣子。

帶著他們緩緩的進行自我需求的描述,這才是最棒的教育。

最棒的教育,是『課之後的家裡』

有多久沒有陪孩子念一本書呢?

有多久放下手邊訊息,陪孩子玩個樂高積木呢?

有幾次,你能夠看著孩子東張西望,給予他們機會去認識新環境?

放過孩子,也放過自己

給孩子機會,再給他多幾次機會

不過就是個課程,多點耐心,多點下次!真的當下不適合,也許過個半年,一年,又是可以再度嘗試的時間。

你會變,孩子也會,他的成長遠比你想像多更多。

最後的補充

我必須說,我們也是特別的特別的一群,一週有三到五天有機會可以帶著孩子接受不同老師的課程,從繪本閱讀,繪畫,武術,律動到 STEAM 的所有所有可以想的到的,想不到的課程。

也必須說,因為機緣,也才能夠帶著孩子上課,看著孩子上課,顧著孩子上課,這看似簡單的事情,對於許多家庭來說,很不簡單。

感謝所有願意給予機會的人,感謝你們,感謝一切的一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工程師跨越管理的第一道牆 - 放下

越來越複雜的網路應用 2022 年,網路應用越來越複雜,表層是 社群服務 ,轉頭看是 廣告服務 ,詳細看是 個資儲存庫 ,如此複雜的應用,如此眼花撩亂的系統架構, 現代的軟體開發已經從打個人戰,進入到團體戰鬥的打法。 打群架的時代 現在的許多產業,都在徵求軟體工程師,通常是徵求多位,以往以少少數量完成應用服務的時代已經過去。 現代已經是打群架的年代,前端至少一位,後端至少一位,系統管理,雲端管理等,這些都是在軟體公司內具備的職缺,已經很難回到那一人打天下的時代。 因此,誰能夠在技術領域中讓多種面向職能的人,互相進行協作,互相進行工作分配,將產品進度維持穩定產出,這樣的角色變得至關重要。 而通常,除了外部尋找此職能之外,這樣的職位,會以團隊中,最有技術力,且最能夠經常解決問題的人做為代表人。 帶領的第一課 - 『 放下』 相信大家都一定有聽過 彼得原理(Peter Principle) , 因其某種特質或特殊技能,令他被擢升到不能勝任的高階職 位,最終變成組織的障礙物 能力越強的人,通常被拔擢的越快,隨著職位的提升,也越發現能力的不適,而這問題在技術管理職位上特別常見。 因此,技術管理的第一堂課,要跟特別提醒的點是『放下』,特別是要放下自己的技術。 這可能與常理有所違背,為何會讓一個技術最強的人,去放棄他本身的技術呢? 放下的定義 放下,並不是要你放棄,癱軟在辦公室的椅子上什麼都不做,也不是讓你就捨棄掉對於技術的熱情,讓自己故步自封。 放下技術,是放下自己對於任何一種技術的直覺反應,本位思考,我們是否曾經聽過這種話 『如果是我來做,兩小時就可以完成了』 , 『這個很簡單,改一下就好了』 。 但今天,做的人不是你, 你已經進入管理者的角色 ,你已經被賦予 帶領的職能 ,帶領才是你該做的事情。 這時候如果以自己過往的 『經驗,效率,能力』 來看待 『他人』 的執行步驟及過程,會發現所有事情都如此的格格不入。 此時,你需要就是 『放下』 適當的放下自身技術能力 我們可能是因為自己曾經努力過,也可能自己剛好在那個時代,也可能是因為自己比較幸運,不論是哪一種可能,就是這麼剛好的在這個時間點成為 『帶人的那個人』 當我們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所有人,看待所有新鮮人,就如同開著跑車去嘲笑騎摩托車的人不努

面試者如何挑戰大工程師時代來臨?

面試者如何挑戰大工程師時代來臨? 全世界都在倡導轉職成為工程師,似乎轉職成為工程師就成為職場的救贖,真的是如此嗎?讓老衲來杠給各位聽。 最近有位好久不見的小朋友,是 2000 年出生的小蔡,對於即將面臨到面對職場的挑戰開始關心起技術,他開始尋找比較適合自己的領域,同時也開始在思考到底為了接下來的就職小蔡該如何準備。 詢問我說是不是可以考慮軟體開發工程師這條路線 對於他的詢問,反而引起我的注意, 這讓我開始思考並映射於最近招募的經驗,軟體開發此領域是不是對於每個人都是可以擔任的職啀,這邊分享一些自己的看法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 全民工程師這件事情 在全球景氣低迷的狀況下,的確特別在這一年大家會很有感覺萬物齊漲,薪水不漲,薪資就是一直停滯不前。 很多時候,在不同的領域中,會發現整個薪資就算是擔任了管理職務主管你也會面臨到薪資的強大屏障在自己面前。 這個時候, 軟體工程師年薪百萬口號 似乎就成了一種救贖。 好像成為了工程師就可以達到年薪百萬,在家輕鬆工作,不用打卡也不用受到風吹雨淋,隨時想工作就可以工作,每個月又有固定薪水入帳,感受到類財富自由,人生的美好。 如果能夠爭取到跨國公司的職位,這份薪水有可能還可以上看每個月十多萬以上,甚至是往上也是極度有可能的事情,人生美好層次又再度提高了起來。 但這件事情是真的每個人都可以達到嗎? 還是這就是另外一種性存者偏差呢? 亦或者這些人其實是金字塔頂端的小眾? 每份履歷都像是同一種履歷 最近在最近幾年在面試工程師的時候特別會看到許多轉職者,一開始履歷裡面看到相關的作品一開始會覺得十分的驚艷, Wow, 現在的新手就可以做到如此精美的畫面,這些畫面是我當初用 Bootstrap 也做不出來的東西,許多的互動體驗好的一個不行,做出來的頁面配色和對齊也是極致。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多看了幾封履歷之後,就會發現在各大技術養成學院出來的學生履歷成果內容如出一轍,在面試的過程中也會詢問許多關於框架的底層概念,和比較技術觀念的時候,甚至是許多框架的核心概念,就很容易露出馬腳。 很多面試者會 一問三不知 ,透過許多引導,但殘酷的是連關鍵字是什麼都也無法推敲出來,更不用說在小組裡面到底怎麼樣合作,許多不同線上產品的比較,使用者流程,使用者後面的互動邏輯等,幾乎是風吹一片倒,只能

淺談 AI 落地到底有多難 - 以 OpenAI ChatGPT 為例

在 目前待領的團隊 ,小弟有幸 參與到 AI 落地的過程 ,之前也參與過幾次 AI 服務導入的和製作出 AI 產品應用的經驗,這邊就提出些簡單分享,跟大家說說,為何 AI 落地有這麼難 ChatGPT 幾乎成為這幾天大家刷版面的資訊,官方網站其實有提到 Chat-GPT 的參考模式是怎麼進行的,也有提供相關的論文參考, https://openai.com/blog/chatgpt/ ChatGPT 幾乎成為現象級的影響 如果你還沒試用過,我建議你真的玩玩看, https://chat.openai.com/chat 在 AI 落地的階段,有許多工程的過程,還有許多現實需要面對,而這煉成的過程都很容易導致 AI 落地失敗, 更不用說像是 ChatGPT 這種十年磨一劍的應用服務,為什麼驚艷, 中英文,簡中繁中等均能 80% 的機率識別問題及主題對話 回應內容,英文的部分不意外的通順,簡中繁中的部分有些詞語是有做過調整的,這實屬難得。 對於資料上下文關聯度,以及變化形式在主題式的發展下均能有效地回應且呈現。 呈現格式可以以『摘要、表格、條列』等方式進行規劃,同時也可以對文字內容進行一定程度的擴張和收斂。 而要做到這些事情,除了大家所熟知的需要不斷的生成模型,訓練模型,不同的模型疊加上去之外。 同時最難也是最複雜的部分, 『資料工程的處理』 AI 工程的開始 在我們使用任何一套 AI 框架 Tensorflow / pytorch 之後,無一例外地就會以特定問題解決方案,開始採用不同的現成 Model 進行驗證,在一開始對於初始的 example data / init data 都會有不錯的反應。 接下來問題開始... 當我們天馬行空的,不斷將例外,將特定領域情境涵蓋進去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這 model 的準確率下降,接下來就是一連串調整參數的開始, 或者是開始進行特例發想的部分,哪些資料是需要踢除的,哪些項目是需要先排開的,哪些資料是對於訓練本身是有影響的,在這個過程中就已經進入 data engineering 的環節中。 source from 資料科學家的工作日常 資料工程的處理 大家所想像的,在建立模型的時候似乎就是不斷地調參數,不斷的運作程式,但在這之前,有 『好多好多好多好多』